当前位置:首页 > 中国遗址 > 新石器遗址 > 黄帝与仰韶 | “黄帝定星次”与仰韶彩陶的日月星纹饰叠合

黄帝与仰韶 | “黄帝定星次”与仰韶彩陶的日月星纹饰叠合

遗址说2个月前 (03-02)新石器遗址680

文 | 王见宾

黄帝是中华人文始祖,这是亿万炎黄子孙虔诚的共识,早在1955年,著名史学家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说“(黄帝)这些传说,在仰韶文化遗址中大致有迹象可寻,因之推想仰韶文化是‘黄帝文化’。”

如是,仰韶文明找到了人,黄帝时代找到了根。从此,中华文明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一个绵延5000多年至今未曾中断的灿烂文明。

看《黄帝与仰韶》,解千古之问。

本期嘉宾徐海亮

中国水利学会水利史研究会会员、高级工程师。长期从事水利自然科技实际工作、教学科研工作。参加“七五”国家社会科学重点项目“中国历史地图集”,编绘明`民国黄河图幅,参与黄河文化丛书《黄河史》编著,撰“自然篇”。农田水利研究方面,出版《中国古代农业的发展与环境·水利的关系》和淮汉陂塘水利兴衰多篇论文,于首届国际农业考研学术会交流。环境·水利方面,撰写《黄淮地区的水利衰落与环境变迁》《中州历代森林变迁》《中国水环境问题》等学术论文,参加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八五”重大项目“黄河流域环境演变与水沙运行规律”研究,项目集体获中科院自然科学一等奖……

夫人轩辕彦,文化人士。 

黄帝与仰韶 | “黄帝定星次”与仰韶彩陶的日月星纹饰叠合 第1张

(徐海亮先生与夫人轩辕彦女士)

郑州大河村遗址出土的仰韶时期的许多彩陶,具备明显的日、月、星纹饰。以至于考古学家把这里称作——星空下的村落。

对日、月、星的认识,始自黄帝时代,史多记载。《帝王世纪》说:“黄帝受命,乃推分星次以定律度”。刘昭《补汉书》说:“黄帝定星次,即今《尔雅》所记十二次与二十八舍之度,皆自黄帝创之也。”《后汉书·天文志》注说:“黄帝分星次,凡中外官常明者百二十四,可名者三百二十,微星万一千五百二十。”黄帝将天上的星星分为常明、可名、微星三种。

也有一些史书,认为真正定星位、星次的不是黄帝,而是他的大臣鬼萸区,但是时间范围在黄帝时代,终归正确。

考古学上,黄帝时代,新郑具茨山一带岩画刻画有北斗星图,和上述大河村遗址的天象彩陶图案一起。成为我国迄今所发现最早的天象图案,说明在中原地区的有熊国在仰韶时期已开始“观象授时”活动。

徐海亮先生与夫人轩辕彦女士研究发现,所有陶体上的绘制,都与6倍数有关——六角星纹、六瓣纹,根据出土残片复原的一件距今约5000年彩陶钵,在钵的肩部一周绘有12个放射光芒的太阳, 还有总体为6倍数的圆圈、圆点、方块,梳齿纹……

这是不是偶然?!

轩辕女士认为,“不只是大河村,郑州地区其它仰韶文化遗址中也有类似的彩陶纹饰。这些纹饰被考古人认作天象纹,其中的6倍数关系或许也是纹饰是天象纹的证据。具茨山上有多幅圆穴类岩刻,这些岩刻又多是6的倍数尤其是2倍数组合,其中有2排12圆穴、2排24圆穴、3排18圆穴、6排36圆穴等。此外,还有梅花状的环圆形组合,周围刻6个圆穴,当中放一个较大的当圆心。这些图案,显示出数量的确定性、目的性,也许还包含乘法、乘方的运算。

根据《史记》的记载:“黄帝获宝鼎,迎日推策”,迎日推测,即指迎向太阳观察天象,掌握天道运行的规律,推算即将到来的节气时日。据说黄帝的一双巨型脚印,还留在迎日推策的山崖处。

“其实,早在伏羲时就有了历数。到了仰韶文化时期,轩辕黄帝根据太阳运行用‘策’推演天时。‘策’即是筹或筹策,用草木制成的6寸小棍,这种带着6数的小棍或许是最原始的‘计算机’。运用筹策的计算称为筹算,南北朝时祖冲之算到圆周率小数点第8位,也用了筹策。

“我们现在的时间单位,何尝不是6的倍数?1年12个月;1天24小时,1小时60分、1分60秒……。我国特有的阴阳合历的农历,1年还有24个节气。原因很简单,日、月、地等星球都是近似于可以用360度来量度的球体,其平面或立体都可以6、12、36的公倍数度量;天文数学基础的球面三角关系也立足于360度和6、12的公倍数。

那么,具茨山圆穴数岩刻与大河村彩陶纹饰有关吗?它们的主人是谁?

岩画专家在南阳等地考察,也发现了类似具茨山岩刻的刻画。在伏牛山区的叶县、泌阳县、方城县、淅川县、南阳市、镇平县、南召县、舞钢市等地也存在。有意思的是,目前发现或发掘的具有大河村类型文化特征的遗址,除洛阳王湾和郑州大河村外,还有荥阳的青台、点军台、楚湾、河王村、新郑的唐户、唐河的寨茨冈、茅草寺、镇平的赵湾、登封的石羊关、临汝的大张、禹县的谷水河等二、三十处。

这些具备类似特征的岩刻作品,是否能归并到仰韶时代大河村文化类型,学术界目前还没有一致的定论。

徐海亮夫妇的观点认为:“数量众多的天文遗迹遗物都是人类活动的结晶。这不能不让我们思考,岩刻与彩陶纹饰6倍数关系的契合,岩刻的分布区域与大河村类型的重合,是不是意味着发生于同一时期,有着共同文化背景的族群留下了这些宝贵的遗产?

“黄帝时代是传说中大发明大创造的时期,彩陶天象纹与具茨山岩刻就是那时天文历法飞跃发展的证据。

- END -

版权声明:本文由“遗址说”发布,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本文链接:https://shuo.58xiake.com/xinshiqi/63.html

标签: 仰韶遗址
分享给朋友:

相关文章

黄帝与仰韶 | 那一尊小口尖底瓶,黄帝曾用来敬奉天地

黄帝与仰韶 | 那一尊小口尖底瓶,黄帝曾用来敬奉天地

文 | 王见宾黄帝是中华人文始祖,这是亿万炎黄子孙虔诚的共识,早在1955年,著名史学家范文澜《中国通史简编》说“(黄帝)这些传说,在仰韶文化遗址中大致有迹象可寻,因之推想仰韶文化是‘黄帝文...

​运城辕村遗址:发现仰韶文化遗存

​运城辕村遗址:发现仰韶文化遗存

辕村遗址位于山西省运城市夏县裴介镇辕村南部,芦沟河的东、西两岸。南北长约1500米,东西宽约1100米,总面积约110万平方米。遗址内涵是以新石器时代和夏商时期遗存为主体的古代聚落遗址。2006年10...

仰韶文化双槐树遗址:陶定天下,逐鹿中原

仰韶文化双槐树遗址:陶定天下,逐鹿中原

黄河流域是中华民族重要的发祥地,穿过时光隧道,追溯民族文化的历史源头,我们发现从最古老、最著名、最具有华夏民族色彩的上古传说,到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轩辕黄帝早先的社会活动,无不与黄河流域有关。从考古...

河南渑池丁村仰韶文化遗址发现平纹布印痕

河南渑池丁村仰韶文化遗址发现平纹布印痕

近日,由中国社会科学院仰韶文化研究中心与中国丝绸博物馆联合对渑池丁村等6处仰韶文化遗址进行了专项科考研究,取得重要成果。研究人员通过对该遗址采集的15个小口尖底瓶陶片样本进行形貌分析及多光谱检测,在陶...

黄帝与仰韶 | 从姓氏繁盛说古城渑池

黄帝与仰韶 | 从姓氏繁盛说古城渑池

文 | 王见宾黄帝是中华人文始祖,这是亿万炎黄子孙虔诚的共识。著名考古学家许顺湛先生在《黄帝时代是中国文明的源头》中提出,仰韶文化时代即炎黄二帝时代。将考古学与黄帝学的研究成果进行比对,可以...

发表评论

访客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和观点。